深圳同志网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当今大多数科学家、心理学家、医学专家认为性取向是先天决定的,无法通过后天改变。所以,当18岁的欧文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,他没有办法改变这一点,而他的父母却完全不能接受。


上大学是欧文从小就一直在努力的目标。从年轻时起,他就对以后的生活有着远大的抱负。而大学是他实现梦想的入口。欧文说:“我就是个书呆子,我总是在图书馆里,总是在读一些东西。”今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被美国乔治敦大学录取,而他的父母却拒绝支付2万美元(约13万元人民币)的入学费用。


在他上十年级(高一)时,欧文的秘密被父母发现了。从那时起,他和父母的关系变得很不稳定。他们不太喜欢他的性取向,并企图改变他。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基督教徒,欧文的性取向不符合他们的信仰。


首先发现这个秘密的是欧文的爸爸,他通过他的手机看到了他跟另一个男孩的亲密照片。然后,他把他的发现告诉了他的妈妈,他们盘问欧文同性恋的事,直到凌晨4点。不久之后,他们就派欧文去找一位基督教顾问。他们的意图是让他在那里接受治疗。


欧文坚持了一段时间,但他无法改变自己。他开始拒绝再去教堂接受基督教顾问的所谓治疗。基督教顾问向他父母报告了这一事实,并在社区论坛上公开说同性恋在这里不受欢迎,那些变性人“不是人类”。 欧文的父母表示,如果他们的儿子不去教堂,他就可以离开他们的家了。2018年6月,就在他高中毕业的时候,他离开了家。


欧文借住在朋友家中,并给自己找了份暑假工。离家几周后,他收到了大学入学的通知书。然而,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,2万美元的费用将超出他的能力。而他的父母明确表示,不会支付这笔费用,除非他改变自己的性取向。 “我开始哭泣,因为我意识到我没办法上大学。” 那段时间,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。


欧文以前的一个生物老师,知道了欧文的情况,她召集了一些老师和同学,制定了一个认捐计划。开始,老师们都认为认捐2万美元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尤其是给一个同性恋认捐。


然而,事情的进展异常顺利。不久认捐金额就达到了四位数。在几周后,就收到来自750多个人的捐款。总数竟然超过5万美元。这是欧文在乔治敦大学完成第一年所需费用的两倍多。即使如此,捐款者仍在继续,在认捐结束之前,他们已经筹集到了意想不到的14万多美元(约100万人民币)。


“欧文得到了很多支持,很多人伸出手说‘你不孤单’,还有‘情况变得更好’。当我们还是同性恋的青少年,正在受苦的时候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听到的。”


欧文说:“一个简单的‘谢谢’似乎不足以表达我从这么多人那里得到的所有支持。我将传递这种仁慈和慷慨。” 欧文预计2022年毕业于乔治敦大学。与此同时,他的一部分资金将用于帮助其他被边缘化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。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
此文由深圳同志网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深圳同志网 » 国际 » 他是同性恋,被亲生父母扫地出门,社会却为其捐出百万大学学费

很酷 (0)
分享到:

评论 0

暂无评论...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