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同志网

同性恋提交难民申请,确定“性取向”成难题

深圳同志网 http://www.sztz2.com 2018-08-19 16:06 出处:网络 编辑:@iCMS
近期,奥地利新闻周刊《Falter》有文章报道,一名18岁的阿富汗男性在奥地利申请庇护,理由是其来源国会对同性恋人群进行迫害。但奥地利方面因他可能不是同性恋而拒绝了其申请。奥地利相关机构在判决文件上写道:无论

近期,奥地利新闻周刊《Falter》有文章报道,一名18岁的阿富汗男性在奥地利申请庇护,理由是其来源国会对同性恋人群进行迫害。但奥地利方面因他可能不是同性恋而拒绝了其申请。奥地利相关机构在判决文件上写道:无论是您的步态、举止还是衣着都只能表明,您并不一定是一名同性恋。


奥地利庇护申请审核机构还了解到,该名阿富汗难民住在SOS儿童村期间并不合群、朋友不多、常与室友发生争执、有暴力倾向,这些都与男同性恋人群的性格特征不符。

同性恋提交难民申请,确定“性取向”成难题

如果这些只是外界的刻板印象,相关办事人员还提出一项颇有说服力的理由:该名阿富汗难民曾说自己在12岁时,就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与众不同。但是在阿富汗这样一个价值观单一、文化保守、推行伊斯兰宗教、缺乏商业宣传的国家,男性很难在12岁就发现自己是一名同性恋。


根据奥地利有关机构的调查,该名阿富汗难民还没有亲吻过其他男同性恋。他只是出于开玩笑的心理,亲吻过一个异性恋男性,之后便引起了两人之间的互殴。目前,该名难民已经提出上诉。


如世界上很多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一样,阿富汗视“同性恋”为违法行为,该人群会被处以5到15年的有期徒刑。根据伊斯兰教法,同性恋人群还有可能被处以死刑。除了法律上的规定,同性恋人群和其家庭还会备受歧视,不仅被社会边缘化,还常常遭到迫害和敌视,无法正常生活。


2013年11月,欧洲法院明确规定:在本国遭受迫害的同性恋人士有权在欧盟申请庇护。


但是摆在各国政府面前的难关是:如何证明庇护申请者的性取向?


当年,3名非洲难民因该原因,在荷兰申请庇护。其中有一名申请人提供了非常私密的录像带,以证实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但根据欧洲法院的规定,这不能被当局采纳,因为涉及个人隐私。而且如果一旦有先例,很多人便会效仿该做法。一名欧洲法院的法官提出,由于“性取向”过于隐私,不能简单以“缺乏证据”来判断他们的同性恋身份“可信还是不可信”。有关机构还是要从其他方面进行审核,比如他们的陈述是否连贯合理。


德国也是一个非常注重保护个人隐私的国家,在处理该问题上也困难重重。2017年,多家德文媒体曝出,联邦难民移民局在该方面的做法有欠妥当。2016年11月,一名巴基斯坦庇护申请者就被问到了一些非常私密的话题,比如与同性恋人的性生活频率,以及个人的感受等。


该事件不仅备受外界批评,也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。欧洲法院在2014年12月就做出了明确规定,虽然当局可以调查庇护申请者是不是真的同性恋,但禁止询问当事人有关“性行为”方面的问题,要对他人尊严给予足够的尊重(AZ: C-148/13 bis C-150/13)。做出该决定的法官还提出,不能要求庇护申请人提供证明自己性取向的证据,审核机构也不能对申请者进行心理测试。


2018年1月,欧洲法院对此进行了补充,明确规定:不允许对庇护申请者进行心理测试,以验证他们的性取向(Az.: C-473/16)。当时,一名尼日利亚男性在匈牙利申请避难,但是一名心理学家判定他的称述是“不可信的”。


根据德文媒体《明镜》的报道,移民难民局有专业人士来决定是否批准该类型的庇护申请。该侵犯人权的行为经常成为申请庇护的理由,除了性取向以外,还有因人种、国籍、宗教、政治意见在本国遭到迫害的申请者。


德国Queer Refugees机构负责人Patrick D?rr在接受《Vice》杂志采访时称,虽然侵犯庇护申请者隐私的事情不太常见,但的确会发生。部分德国移民难民局的工作人员会询问庇护申请者有关“出柜”、恋爱经历、性伴侣是男还是女、以及如何认识男/女朋友,甚至使用什么手机软件这样过于私人的问题。


一名联邦移民难民局发言人在接受《Vice》采访时说道,同性恋人群申请庇护的原因不是他们的性取向,而是由于他们的性取向,他们的人身安全无法在其来源国得到保障。在审核时,都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调查和评判。


该名发言人还指出,由于情况复杂,处理该事务的人员都受过特别培训,Queer Refugees等相关机构也常提供帮助,以避免办事人员陷入对同性恋人群的刻板印象中,做出错误的结论。评价庇护申请者是否可信的主要依据还是他们对“个人经历的称述是否有漏洞”,以及“细节是否合理”等。


对于奥地利的该起事件,联邦移民难民局也评价道,“步态”、“举止”和“衣着”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,也不会作为审查标准。在保证不侵犯他人隐私的前提下,着重审查的是他们的“生活经历”。


尽管如此,德国在该方面仍显得力不从心。一名40岁的埃及男同性恋难民Achmed去年来到德国寻求庇护。因为语言不通,他不得不需要翻译的帮助,但是由于文化背景不同,很多翻译无法准确地翻译出他曾遭受的痛苦,比如其他人是如何用阿拉伯语辱骂他的……甚至有些翻译还是错误的。


Achmed无奈地说道,对于他们这样的男同性恋,即使来到德国,在难民安置点中也会遭到“二次折磨”,暴力、威胁、歧视和性骚扰每天都发生在生活中。他的1名朋友就因此更换了7处住所。对于他们而言,融入社会也很困难。


Patrick D?rr也提道,目前很多男同性恋难民被安置在有社工的住所,比如与女性、孩子和残障人士一同生活。但是这也不能保障,这样的生活环境就没有对同性恋的排斥情绪。


不过还是有一些男同性恋难民在德国找回了自己。《时代周报》在今年4月就曾报道,1名22岁的叙利亚难民在柏林终于能表现出真实的自己,一切在叙利亚被禁止的事情突然在德国都实现了。《莱茵邮报》今年7月也有报道称,一名36岁的叙利亚难民在过去18年一直伪装着自己,现在在科隆终于卸下了伪装,有了新生活。
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